最新研究:南澳亟需引进亚洲农民

发布时间:2020-07-09玉田县卫生防疫站 “5?13”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传法22年

【新唐人2012年4月18日讯】著名咨询机构毕马威(KPMG)的一项研究显示,随着一半的澳洲本地农民陆续计划退休,年轻农民转行加入矿业,澳洲农业正面临后续无人的危机,急需引进亚洲工人维持生产.南澳的两个主要产业区,艾尔半岛(Eyre Peninsula )和马里(Mallee),被列为受到冲击最为严重的地区. 根据广告人报(The Advertiser)的报导,毕马威在提交予“亚洲世纪中的澳洲”白皮书的报告中警告说,澳洲农民的平均年龄已届56岁,当中许多人既没有后代接班,也没有退休规划.老农民的大批离去有可能导致在国际地产市场上挂牌出售的农场数量剧增,成为机构投资者和资源采矿企业的收购对象. 报告称:“如果没有经验丰富的老农民对年轻一代农民的培训,那将是一种相当严重的风险.因为年轻农民是推动生产力和应对一系列挑战的关键.这些挑战包括气候变化、日益激烈的竞争环境,以及不断增加的对环境影响的关注等.”令人担忧的是,“多年来高等教育机构的农业招生持续下降.” 报告所述的严峻预测得到了2008年公布的统计数据的支持.当年澳洲农业的劳动力需求数量为40.7万人,比供给高出了11.6万人.生产力委员会曾保守地估计,澳洲农业每年可以产生逾3.2万个新的就业机会. 报告认为,目前的一些培训项目,如计划自今年7月起实施的,为期4年的针对边远地区的国家人力开发基金(National Workforce Development Fund),只能满足短期之需,而从长期看,“农业技能供需的缺口势必要求从海外引进工人.” 报告预言,“亚洲将在这方面做出重要贡献,澳洲应当与亚洲国家一同研定移民政策,以跨越技能鸿沟.”报告还强调,政府应当与农业企业合作,在亚洲投资者的参与下修订移民政策,同时应该鼓励矿业和农业企业相互协作,分享和利用部分农村地区人口增加带来的机会. 居住在Karroda以西14公里的农民马丁(Simon Martin)三代务农,他表示报告预测比他预期的更加严重.他猜测会有很多孩子准备到阿德雷德读书或经商,不过,过去几年中,一些离开的农民又回到了自己的农场. 南澳农民协会(South Australian Farmers Federation)主席怀特(Peter White)经营著Spalding 的一家农场,他说招工难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问题,矿业的报酬远远比农业所能提供的更加吸引人,由于人才外流已使许多有意退休的农民不得不出租或出售自己的农场.他认为,这还将进一步影响澳洲利用正在增长的亚洲市场的能力. 联邦政府承认报告中提出的“由于农民年龄结构老化带来的挑战”,并表示正在加大对技能培养的投资.负责农业、渔业和林业的国会秘书希德伯顿(Sid Sidebottom)透露,政府正在与农场主、全国农民协会和有关的教育机构密切合作,让更多澳洲年轻人了解农业,及其提供的广泛的就业机会.